將夜 正文 第四十二章 痛飲

作者/貓膩 看小說文學作品上精彩東方文學 http://www.fcbbs.net ,就這么定了!
    一秒記住【小說網】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無數的石頭從山峰間落下,那些石頭上有殘雪,有雪化之后的濕痕,落在山間,落在崖石上,砸出無數碎礫,然后猛地彈到空中,繼續向下墜落,最終落在了峽谷出口處黑壓壓的騎兵頭頂。

    從峰間墜落到峰底,經過如此長一段距離,石頭的速度已經變得十分恐怖,比草原騎兵慣用的投擲短矛要可怕的多。

    草原騎兵們擠在一處,很難閃避,無數石塊落在他們身上,發出沉悶的塵土飛揚響,有人身上被砸出大洞,有人的頭顱則像熟透的瓜果一般暴開。

    峽谷出口處頓時被鮮血和肉漿涂染成五顏六色,到處都是慘嚎和馬嘶,隊伍大亂,馬蹄亂動,煙塵四起。

    很多騎兵的臉上都是血,血的下面是絕望的神情,然而接下來事態的發展,才真正令他們絕望,因為落石之后,便是如雨一般的斧影。

    锃锃锃锃,無數破空之聲密集而作,至少一千多把沉重的斧頭,從山崖間拋下,砸向已經陷入混亂之中的草原騎兵。

    那些從峰頂墜落的石頭很重,那些斧子也很重,能夠被拋擲如此遠的距離,需要很大的力量,按道理來說,只有武道修行者才有這種能力。然而世間根本不可能找出這么多武道修行者,還能組織成極有紀律的伏擊軍隊。

    滿天斧影之后是震天的喊殺聲。兩千多名穿著獸皮的青壯年男子,在山崖亂石間跳躍著,奔跑著,狂吼著向下方沖去,他們不是武道修行者,卻有不弱于武道修行者的力量,因為他們是荒人,是天生的戰士。

    這完全是單方面的殺戮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數十塊沉重的石頭先前落在車廂上,車廂劇烈震動起來,然后便是如雷般的撞擊聲。黑色馬車旁如草般的箭枝,如谷堆般的斷箭,被那些石頭盡數砸碎,然后碾成碎屑,又被草原騎兵的血肉染紅粘實,看上去異常鮮艷。

    大黑馬抬頭向車廂外望去,看不到外面正在發生什么,但知道情況正在發生變化。不由有些緊張。又有些好奇。

    寧缺低聲說道:“來了。”

    落石聲落斧聲廝殺聲,連綿不絕,直到很久以后才安靜。然后是一陣激烈的歡呼喊叫聲,最后又歸于絕對的安靜。

    寧缺抱著桑桑,走下馬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去年冬天。左帳王庭背棄與荒人部落達成的和約,暗中與西陵神殿聯軍攜手,偷襲荒人主力部隊,追殺數百里,荒人死傷慘重。

    今年春天,荒人部落在魔宗行走唐的率領下,潛行天棄山脈數夜,至賀蘭山缺處抱石登峰,伏襲左帳王庭騎兵。

    三千名左帳王庭騎兵里只有數百騎成功逃出。十余名墮落統領只活下了三人,隆慶皇子重傷,依靠兩名道門隱藏強者的舍身救助,才僥幸從唐的手中逃走。

    峽谷四周到處都是草原騎兵的尸體,偶有幾匹戰馬正惘然地守在主人的身旁,兩千多名強大的荒人戰士,高高舉著手中的鐵斧。興奮地振臂高呼。

    這是荒人對背信者的一次完美復仇。

    然而荒人戰士們的歡呼聲,比想像中停止的更快,他們看著峽谷中間被死尸包圍的那輛黑色馬車,漸漸安靜,臉上流露出驚恐的情緒。

    荒人戰士們的情緒并不復雜。和人世間別的地方看到這輛黑色馬車的人相比起來,他們只是害怕。非常單純的害怕。

    尤其是當黑色馬車門被打開,寧缺扶著桑桑走出來后,荒人戰士們看著那個瘦弱的小姑娘,就像是看到自已最恐懼的黑夜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很多人容易陶醉于復仇的快感中,我卻覺得那沒有任何意思,雖然我的前半生一直都是在做這件事情,因為復仇首先需要有仇,那就意味著先吃虧。”

    寧缺看著數丈外那名穿著皮衣的強者,說道:“荒人是天生的戰士,你統帥這么多荒人,去年冬天還輸的那么慘,實在是令人難以想像。”

    唐想著去年冬天風雪夜里,在聯軍中軍營帳的那場血戰,即便是強悍如他,也沉默了片刻,然后說道:“你不知道西陵神殿究竟隱藏著多少力量。”

    寧缺說道:“我不需要知道這些事情,我只知道荒人現在很慘。”

    唐說道:“不管我們現在多慘,如果沒有我們,你今天會死。”

    寧缺說道:“我知道你們一定會來,這和我無關,與桑桑也無關,所以我不需要對你們表示感謝,我為你們創造如此好的伏襲機會,如果連這都把握不住,荒人就沒有資格南下,更不要指望復國。”

    桑桑在哪里,滿天的烏云和黑鴉便在哪里,黑色馬車順著大唐北方的荒原斜向東行,一路不知吸引了多少人的目光,在賀蘭城處,寧缺沒有選擇北上而是東進,弄出那么大的動靜,暴露自已的行蹤,便是要吸引東荒人的敵人。

    東荒一直是左帳王庭的勢力范圍,隆慶現在已經是這片荒原的主人,寧缺知道,隆慶肯定會最先出現,便是要用他和左帳王庭騎兵來吸引唐和荒人戰士。

    黑色馬車的行蹤傳入東荒,西陵神殿和佛宗都來不及做出反應,隆慶來得及,荒人也來得及,唐并不知道寧缺的用意,即便有所猜測也無法確定,但正如寧缺所說,荒人不可能放過這個復仇的機會。

    所以唐和荒人戰士出現在這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唐說道:“我們來了,復仇了,那么現在我們便會離開。”

    寧缺說道:“帶我們一起走。”

    唐微微蹙眉,說道:“你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寧缺說道:“為什么?就算你不感謝我,我也想聽聽有沒有什么理由。”

    唐看著他身旁的桑桑,說道:“因為她是冥王的女兒。”

    寧缺說道:“我記得荒人祭拜的便是冥君。”

    唐說道:“祭拜不代表喜歡,更多的是害怕,自荒人信奉明宗以來,一直在祭拜冥君,是祈求他不要傷害我們。”

    寧缺說道:“桑桑是冥王的女兒,荒人現在不保護她,將來冥界入侵的那天,你說冥王會怎么懲罰你和你的族人?”

    唐說道:“如果她死了,冥王可能永遠無法找到人間,自然也就沒有冥界入侵這件事情,既然如此,我的族人為什么要擔心那些不可能發生的事?”

    寧缺搖了搖頭,說道:“你們信奉冥君,沒有人敢殺她,那么冥界就有可能會入侵,你們為什么不能為可能發生的將來提前做些準備?”

    唐說道:“如果收留你們,不要等到冥君現世,荒人就會被世間圍攻而滅族。”

    寧缺冷笑說道:“整整一千年來,世間有誰對你們荒人釋放出任何的善意?不要忘記你們現在還在戰爭狀態中,就算沒有我和桑桑,中原諸國一樣想滅你的族。”

    唐沉默。

    寧缺又道:“收留我們或相反,荒人都是全世界的敵人,而我們也是全世界的敵人,難道你不覺得我們天然就應該生活在一起?”

    唐說道:“收留你們對荒人有什么好處?”

    寧缺感慨說道:“怎么說我和桑桑對你妹都算不錯,你能不能不要這么市儈?”

    唐面無表情重復道:“有什么好處?”

    寧缺顯得有些無奈,然后神情嚴肅說道:“若冥界入侵,荒人能夠擁有最肥沃的土地和最多的羊群。”

    對荒人來說,肥沃的土地便是他們的生命,是他們畢生追尋的目標,尤其是被驅趕到極北寒域千年之后,更成為他們難以抵抗的誘惑。

    唐的臉上依然沒有什么情緒變化,盯著寧缺的眼睛說道:“冥界入侵,永夜來臨,整個世界都將變的寒冷無比,土地再如何肥沃,沒有陽光又如何生出青草,沒有草又哪里來的羊?沒有羊,我們荒人靠吃什么活下去?最終都會死,死之后能住多大地方很重要嗎?”

    “不重要嗎?我看很多達官貴人整整后半生,都在考慮死之后住哪里,陰宅多大的問題,我本來以為這件事情很重要,你們荒人會很在乎……好吧,就算不重要,我依然承諾冥界入侵之后,讓荒人成為最有權勢的鬼。”

    寧缺斬釘截鐵說道:“我保證到時候會讓你們覺得,縱做鬼,也幸福!”

    唐沉默片刻后說道:“我知道你是書院之恥,卻沒想到你無恥如斯。”

    寧缺苦思而不得其解,問道:“何解?”

    唐說道:”比如你現在這樣子就很無恥。”

    寧缺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唐說道:“將來的事情太過虛無縹渺,對現在進行選擇沒有任何幫助,所以你和冥王之女的承諾,沒有任何意義。”

    寧缺平靜說道:“收留我們,荒人會多出我這樣一個很不錯的戰士,最關鍵的是,有我在,書院便不會加入到對荒人的戰爭中。”

    聽到這句話,唐沉默了很長時間,然后說道:“這倒確實是極不錯,我承認自已有些動心,但長老會不見得愿意收留你們。”

    寧缺說道:“你先帶我們回去,我有辦法說服他們,如果你最近有和小棠聯系,你就應該知道,我最擅長的事情便是哄騙老頭子。”

    唐把酒囊遞了過去,說道:“那便這樣定了。”

    “這算是慶功酒?”

    寧缺接過酒囊飲了一大口。

【精彩東方文學 www.fcbbs.net】 提供武動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節首發,txt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歡迎注冊收藏
百度風云榜小說:劍來 鄉村艷婦 一念永恒 圣墟 好色小姨 永夜君王 龍王傳說 太古神王 誘惑人的好嫂子 我真是大明星 校花的貼身高手 真武世界 劍王朝
Copyright © 2002-2018 www.fcbbs.net 精彩東方文學 All Rights Reserved.
小說手打文字版來自網絡收集,喜歡本書請加入書架,方便閱讀。
pk10抓7码方法 边坝县| 霍山县| 类乌齐县| 逊克县| 桃江县| 时尚| 阜城县| 原平市| 南宫市| 尚义县| 岐山县| 抚顺县| 铜鼓县| 华坪县| 乳山市| 南召县| 安泽县| 保康县| 西藏| 马尔康县| 桐梓县| 青铜峡市| 工布江达县| 乃东县| 平凉市| 太仓市| 柘荣县| 凤翔县| 仁布县| 凌海市| 庄河市| 凤翔县| 湘潭市| 黄石市| 庄河市| 波密县| 宁明县| 敦煌市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