將夜 正文 第八十三章 且劈書山第一刀

作者/貓膩 看小說文學作品上精彩東方文學 http://www.fcbbs.net ,就這么定了!
    一秒記住【小說網】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第八十三章 且劈書山第一刀

    寧缺站在樓梯下撓了撓頭,回憶先前舊教習說的規矩,好像沒有禁止學生上第二層樓的說法。正猶豫間,有人繞過他身側直接走上了樓梯,聽著咚咚腳步聲,他心情一松,把那本王行龍楷貼擱在柱旁的書簍里,拎起學袍前襟拾階而上。

    舊二樓比下面更加安靜,但書架和藏書卻要少很多,相對而言視野也變得開闊了些,他走上樓來,才發現樓上已經有好些人,他們各自在書架前挑著藏書閱讀,有的人滿臉傻笑,有的人嘴里念念有辭,顯見都很興奮。

    經史集之類的書籍大部分在一樓,二樓書架上的藏書偏于武技以及修行部分。入樓前那位教習已經說過不禁閱讀,但驟然發現一座寶山就這樣突如其來地出現在眼前,沒打招呼也沒有什么雷霆大動的先兆,寧缺依然覺得這像是一場不真實的夢,他怔怔站在書架間,沉默了很長時間才逐漸消化掉心頭的震驚。

    《李知堂說佛》、《念力與手印的印證關系》、《修行五境簡述》、《追憶西陵流年》、《洞玄經》、《南華集》、《南晉劍術流派綜述》、《萬法鑒賞大辭典》……

    他在書架前行走,目光落在那些密密麻麻的書脊上,震驚熾熱早已化作了惘然無措,袖中的雙手難以自抑地微微顫抖。他不用抽出這些書籍去看,只看這些書名便能猜到里面的內容。

    那年他攢了好久的銀子,跟著渭城的輸糧隊去了開平市集,一邊替桑桑尋找醫生看病,一邊在開平市集所有書局里像條臭狗般尋找,終于讓他找到了一本太上感應篇,然后一翻便是好些年,直至最后化為銅盆里的一捧灰燼。

    那年他在梳碧湖上殺了十七個馬賊,拯救了渭城打柴的隊伍,將軍問他:你想要什么?全渭城軍民可以湊錢給你找個紅倌人開苞,他握著手里那本被讀薄又被讀厚的太上感應篇,回答道:我想要學修行,將軍無言。

    岷山旁那個修行者說你不行,軍部考核的軍官搖了搖頭,呂清臣老人長嘆息,書院術科的老師昨天拍了拍他的肩頭,明明知道眼前有個世界,但他一直走不進去,他告訴桑桑說沒事兒,靠自己的刀和箭也能打出一片天下,但這真的有事兒,因為他不甘心看著那個世界影影綽綽出現在眼前,卻不知道里面究竟有什么風景。

    直到他走進書院舊,順著樓梯再上層樓,看見這些密密麻麻的書籍。他知道自己可能很難通過這些書籍便改變自己的身體狀態,但至少他可以看一眼那個世界是什么模樣,前十六年他抱著那本太上感應篇苦苦掙扎,就像抱著最后一顆土豆的可憐孩子,今天他終于看到了一大片如海般的稻田,縱使那些稻田依然還不是他的,但他真的很感到很激動,甚至眼眶都熱了起來,濕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桑桑……”

    他伸出微微顫抖的手指輕撫書脊,默默念道,此時此刻他只想和她分享此時的心情,大抵這個世界上也只有她才能明白他此時的心情。

    書架上滿滿的修行類書籍,他已經確定了自己的目標,《追憶西陵流年》之類的書籍當然不是他現在急迫翻閱的書籍,《南晉劍術流派綜述》之類的材料也不是他現在有資格去研究的東西,他不是一個好高鶩遠的人,他很清楚自己只可能從最基礎的東西看起,比如手指前方這本《雪山氣海初探》。

    就在他剛剛抽出那本極薄的冊子時,樓內某處忽然響起一聲悶響,書架旁的學生們遁聲望去,只見一名學生不知為何摔倒在地,臉色蒼白的有若白雪,身體不停抽搐,白沫不停涌出他的嘴角,看上去異常恐怖。

    四個穿著書院淺色袍子的人不知從哪里冒了出來,走到那名昏厥的學生身邊,捉手的捉手捉腳的捉腳,極默契地同時發力,把那可憐學生像小雞般拎了起來,然后快速向樓梯口快速跑去,動作熟練的仿佛操練過無數遍。

    書架旁的學生們面面相覷,想起進入舊前那位教習先生微笑的警告,感到了一股無來由的悸意,然而沒有人離開,相反從樓下走上來的學生越來越多。

    諸生都是來自天下各地的青年才俊,他們像寧缺一樣,對那個玄妙的世界無比好奇,而且擁有極強烈的自信自己應該能夠進入那個世界,所以他們繼續沉默低頭,取出書架上的書籍沉默看書,裝做什么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又是一聲重物墮地的沉重悶響,又一名年輕的學生臉色蒼白昏倒在地,寧缺沉默看著被迅速抬走的那人,心情變得沉重遲疑起來,但終究他還是像其余的同窗那樣,無法抗拒新世界的誘惑,將心一橫翻開了手中的薄冊。

    《雪山氣海初探》的第一句話便是:“天地有呼吸,是為息也……”

    寧缺緊張而專注地順著那些手寫墨跡向下看去,忽然間他發現眼中的字跡變得模糊起來,仿佛有誰在視線之間放了片毛玻璃片,他知道這大概便是教習先生在樓外警告的事情,輕咬舌尖強行清醒過來繼續閱讀。

    “人乃萬物之靈,故能體悟自然之道,意志為力,是為念力也。”

    隨著閱讀,薄冊上的字跡越來越模糊,漸漸洇成一團一團的墨污,他拼命地瞇著眼睛,想要讓視眼中的字變得更清晰些,因為太過專注,眉心竟是開始隱隱做痛起來,而那些模糊的字跡竟漸漸飄離了紙面!

    “人之念力發于腦際,匯于雪山氣海之間,盈凝為霜為露為水,行諸竅而散諸體外,與身周天地之息相感……”

    一個個模糊的墨跡飄離了微黃的紙面,進入他的眼眸,進入他的腦海,變得了一波又一波的沖擊,就像是大海船旁探入海水中的長槳,不停攪拌激蕩著他的腦漿,寧缺沒有覺得痛,但發現自己的身體隨著這種攪動開始搖晃起來,眼神越來越模糊,胸口處一陣煩悶欲嘔,如同暈船到了極處!

    他悶哼一聲,強行合上手中的薄冊,極為急促地喘息數聲,終于從那種玄妙的暈眩世界里擺脫出來,深深呼吸數口,漸漸回復了平靜。

    樓畔窗邊明幾處,坐著一位穿著教授袍的中年女子,先前無論樓間倒下幾名學生,她都仿佛無所察覺,只是專心在案上描著自己的小楷,然而聽到啪的一聲闔書聲后,她眉頭微蹙抬起頭來,看著臉色蒼白的寧缺,眼中閃過一抹異色。

    這位女教授在舊內清修二十余年,不知見過多少新入書院的學生入書而迷失,直至最后難以承荷精神沖擊,就此昏厥,但像寧缺這樣已經開始看書,卻能憑借強大的意志力控制住心神重新合上書冊的人卻是極為罕見。

    寧缺并不知道自己引起了女教授的注意,他此時全副心神都放在手中這本薄薄的書冊上,當他調息完畢覺得自己的精神體力已經回復正常,毫不猶豫地重新掀開薄冊封面,繼續向下看去。

    剛才他看到了相感二字,于是此時便從相感二字繼續,然而這一回當他目光剛剛落到相感二字上時,便驟然覺得這兩個墨字飄浮而進,直接蕩入了自己的腦海,激起了一片極為洶湧的海浪,轟的一聲千萬座山般的海浪打了過來!

    眼中的手與書不見了,他怔怔看著視線間的書架逐漸下沉,密集陳列在一處的書冊加速沉淪,最后他看到了雪白的屋頂,然后便是一片黑暗,海底最深處的黑暗。

    一輛馬車停在臨四十七巷老筆齋門口,車簾掀起,寧缺腳步虛浮走下馬車,對那位車夫和車廂里的書院執事揖手一禮,極為誠摯說了聲:“多謝。”

    馬車答答駛離,寧缺深吸一口氣,揉了揉依然蒼白的臉頰,走進了鋪子,看著扔掉手中抹布,滿臉希冀好奇望著自己的桑桑,強顏一笑說道:“書院……真是世上最好的地方,但也是最差勁的地方。

    先前他在舊里直接昏了過去,直到馬車將要進朱雀門時才醒了過來。他根本不記得自己是怎么昏的,更令他感到恐懼和失落的是,他甚至忘了昏迷前看的那本書是什么內容,無論他怎樣冥思苦想,腦海里連星點記憶都不存在。

    “但我必須警告你們,你們所好奇的那些玄妙書冊,無法記憶,只能體會,至于其中道理,我依然不會解釋。人力終究有時窮,若你沒有修行潛質,卻要強行入書,會導致某些很不妙的結果發生。”

    他現在終于明白那位書院教習在舊前那番警告的真實意思,甚至隱隱猜到,那些書架上的修行書籍應該是用某種符之術書寫而成。

    “舊里有很多修行類書籍,我當時就在想,你應該在那里。”

    寧缺看著桑桑,想起很多年前自己抱著身體孱弱,就像個小老鼠般的小女孩兒奔走于臨平市集書攤時的畫面,輕聲說道:“不過要看懂那些書,好像是件很麻煩的事,感覺有座山攔在我面前。”

    “少爺,繞過去不行嗎?”桑桑仰著小臉,蹙著細眉關切問道。

    寧缺搖搖頭,靜靜看著她問道:“以前我們商量過,如果一座山繞不過去怎么辦?”

    桑桑用力地點點頭,說道:“把山劈開。”

【精彩東方文學 www.fcbbs.net】 提供武動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節首發,txt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歡迎注冊收藏
百度風云榜小說:劍來 鄉村艷婦 一念永恒 圣墟 好色小姨 永夜君王 龍王傳說 太古神王 誘惑人的好嫂子 我真是大明星 校花的貼身高手 真武世界 劍王朝
Copyright © 2002-2018 www.fcbbs.net 精彩東方文學 All Rights Reserved.
小說手打文字版來自網絡收集,喜歡本書請加入書架,方便閱讀。
pk10抓7码方法 通海县| 竹北市| 尉氏县| 沛县| 菏泽市| 曲沃县| 崇左市| 革吉县| 孟村| 通海县| 榆树市| 华池县| 陆良县| 连云港市| 安化县| 黑山县| 闽清县| 南江县| 新竹市| 郑州市| 射阳县| 丰镇市| 封丘县| 隆林| 建阳市| 横峰县| 丹寨县| 信宜市| 阳信县| 黔东| 巨鹿县| 奉贤区| 历史| 呼图壁县| 调兵山市| 稷山县| 分宜县| 固原市|